丹 孃:秋阳下的聚会

发布时间:2021-12-26编辑:admin阅读(4)

日本华文女作家协会“秋冬自由风”文学专辑征文之七秋阳下的聚会作者:丹 孃上海入冬了,可武康路上铺满的黄黄绿绿的树叶似乎告诉我们,秋天并未走远。我和安娜相约在一家“味道不错的西餐厅”共进午餐,共享秋日和煦的阳光。因为疫情,安娜回法国探亲整整一年,回上海后我们在路上偶遇过一面,似乎太多太多的话需要坐下来在这秋阳下彼此倾诉!人和人的缘份有时会在色彩上呈现一种相遇,那天我送的礼物,从盒子到包包颜色居然和她今天的围巾重和,她大声惊呼“奇迹”!我们边吃边聊,随着她的描述,我又回到她的家乡法国布里塔尼,我熟悉的那个小教堂,那个宁静的小镇,还有她父亲年轻时亲手盖起的那座石头房。来中国20年的安娜已经是十足的老上海了,餐后,她居然熟门熟路地带我逛街,告诉我这一带哪家的红酒最正宗,哪家的服装打折最便宜。许多店家已经在为圣诞节精心布置了,安娜开心地一路叫着“好美好美啊”!作为一名歌手,她已经在上海办了无数场音乐会,原汁原味的爵士音乐迷倒了无数乐迷,作为她的朋友,亦能感受她的音乐和她的性格如此的统一,一样热情奔放,一样舒缓浪漫。安娜是无数在上海的外籍人士中的一员,和所有在此拼搏的人一样,历尽酸甜苦辣,孤独和彷徨。这几年,很多老外在上海频繁地进出,一些初来乍到的都会来找安娜这位大姐大,熟悉环境,探讨生存问题,我知道,安娜平日的忙很多都是朋友的琐事,其实,她自己生存得及其不易,疫情之后,酒吧生意普遍萧条,靠唱歌赚钱更难。每个月一万元的房租等开销,还经常要接济母亲。单身只影的安娜依然很乐观,依然深深地爱着上海。用她自己的话说,“上海才是最安全,最应该呆的地方”。安娜是我在上海克勒门文化沙龙认识的一位法国朋友,也许是一种缘分吧,几年前,当我们完成了几次摄影与爵士乐合作后便情同姐妹,彼此懂得。安娜的家乡位于法国西部的布里塔尼亚地区,是大西洋沿岸,一个美得让人心醉的地方。布里塔尼位于法国西部,是大西洋沿岸的一个半岛,原住民属于高卢人后裔和英国南部威尔士人后裔组合,15世纪前,它是一个完全独立的公国。1499年,布里塔尼亚公主远嫁法国国王路易十二世,国与国的联姻改变了一个国家民族的命运,布里塔尼亚从此成为法国的一部分,而独立的公国也就此消失。用中国人的思维去理解的话,他们就是法国的少数民族。这个“民族”的血液里流动着热情奔放,善良而真诚的成分,他们有自己民族的语言,只是经过漫长的岁月,慢慢被法兰西语言同化了。2015年,我的欧洲游首选就是她的家乡!从洛里昂驱车前往约一小时,开进一条绿荫环抱的小道后,一大片绿色丘陵上一座用石头盖的两层别墅出现在我眼前,那就是安娜的家!迎接我们的是她们全家人的笑脸和法兰西的礼仪。父亲清瘦高个,一头柔软雪白的头发,两眼炯炯有神,母亲热情善良,活泼开朗的性格好像遗传给了安娜。她的哥哥俊朗帅气,还画得一手好画,墙上挂有他的和家族长辈们的绘画作品,安娜的姐姐似乎羞涩安静,但聊起历史艺术却很有自己的专业见识。看得出来,小侄女和安娜特别的亲热,一张洋娃娃脸怎么看都好看。听说,这座房子是安娜父亲年轻时除了写作外的另一个杰作,房子由他亲自设计建造。这些像刀切般规则的石头是从一些拆迁的老房子里一块块收购来的,外观结实美观,至今也有半个多世纪了。石头房冬暖夏凉,里面宽敞舒适,第一次走进一个法国人的家,我的眼睛自然是忙不过来的。大红色圆桌布上一大瓶鲜花正盛开,长条木桌上摆放着各色新鲜瓜果,背后那个用老家具改装的书柜散发着东方的韵味,客厅、壁炉、古钢琴、中国图案的靠垫⋯⋯,我极力从这个家的每一个细节里去用心体会它的独特性。我相信,在这个地球上相隔遥远的不同人种、不同语言、不同文化背景的人中间,总会让你找到相同和相通的东西。安娜说,她所认识的中国朋友和在中国认识的法国朋友中,我是第一个走进她家的客人。以人物照擅长,拍过许多中国家庭照的我,没想到今天有机会再显身手拍一次法国全家福。有趣的是,这一家十分讲究拍家庭照时着装和服饰的色调统一,这些充满艺术感的元素,充满亲情的人物关系,外加房前屋后的美景,让我这个摄影师情不自禁地按动起每一个快门来。第二次去安娜家是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,因为那天的活动就是在她家附近转悠,安娜随父母出门便提前交给我们一大把古董钥匙,让我们走累了可先回家歇歇。打开她家的门,桌上有水和点心,还有安娜的留言,纸上还画了去厨房和卫生间的示意图,我被她如此信任细腻体贴周到的安排深深地感动了。老公还关照说,这张纸条一定要收起来带回去,收藏这份情谊是欧洲行的最好纪念品!我的眼睛又一次习惯性地扫描起来,今天的桌布特别眼熟,那是我们小时候见到的,自己也用过的上海人家的牡丹花床单啊,原来安娜在上海喜欢“淘宝”,再来个蚂蚁搬家,她的父母亲又特别喜欢中国货,法国风情和中国韵味在这里捏合得如此之好,怪不得我呆在里面感到亲切自如。在安娜家的院子里散步,好像走在上海西郊公园里,碧绿的草坪蜿蜒起伏,假如按比例来算,院里的竹林、荷花池都只能算盆景了。最有趣的是小木桥边的一棵棵苹果树,树下满地的苹果。安娜的母亲说,“我们从不收拾散落在地上的苹果,因为附近有几只梅花鹿会时不时地来吃苹果,每次它们的到来,我们就隔着玻璃不出声地看着它们”。看着眼前这位慈祥的母亲,我呆呆地想象着她描绘得如此纯静纯美的画面,这样的世界和上帝挨得有多近!傍晚,当安娜回到家时,带来了一位帅哥,原来是《法兰西新闻》报的记者,于是一次采访开始了,我兴致勃勃地畅谈起这次法国西部之旅的感受。第三次走进安娜的家是一次特别的家宴,安娜妈妈用一手好菜招待我们。因为这里紧靠海边,自然是吃海鲜的最佳地方,没有污染的海水养殖,连用的盐都是当地特优,无论妈妈做的鱼还是虾,那种纯天然的美味好吃得找不到词汇了。细心的妈妈考虑我们不习惯天天吃面包,特意做了米饭给我们解解馋,我把剩下的最后一口饭加了开水,满足一下对“泡饭”的渴望。这下子让这一家又彻底看不懂了,我不得不解释,不是中国人都这样吃,而是老上海人有这样的习惯。饭后,妈妈拿出压箱底的宝贝,哇,满满一大包老照片啊!泛黄的婚纱照里,他们年轻时的帅气秀气远远胜过现代明星,还有安娜小时候的⋯⋯除了看再翻拍下来,对于热衷于收集老照片的我来说,简直是老鼠掉进米缸里,这还是一口外国米缸。分别的时候不期而至,我一步一回头地望着这座小庄园里的石头房,它是我心中一间最美的屋,因为里面住着最善最真的人。可喜的是,我们回国后几个月,石头屋的主人来上海探望女儿,我在上海再次为他们拍全家福,而背景全是他们喜爱的上海街景!傍晚,一阵风又吹落了一大片梧桐叶,我们到了分手的时候了,望着金色的夕阳下安娜远去的背影,我默默祝福着,愿我的法国妹妹在上海的每一天都平安、快乐。我期待着今年的农历新年把安娜请到家里一起过个中国年。

标签文化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