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到中年,活得自在,才是一个人最大的财富

发布时间:2021-11-27编辑:admin阅读(9)

人活一世,或为名利奔波,或为家庭操劳。 有人活到老,也不知为何而活。 而有的人,没有大富大贵,没有传奇人生,却活得平凡通透。 人到中年,活得自在,才是一个人最大的财富。读汪老的《人间自在》,能从中读出他的通透和自在。 、草木有情,温暖生活 汪老曾在《人间草木》中写到, “如果你来访我,我不在,请和我门外的花坐一会儿,它们很温暖,我注视他们很多很多日子了。” 汪老爱花草,他的笔下,花草都被赋予了生命。 比如他写仙人掌, “仙人掌这东西真是贱,一点点水汽即可以浓浓地绿下来,且茁出新的一片,即使是穿了洞又倒挂在门上。” “它什么都不管,只找个地方把多余的生命冒出来就完事,根本就没有想到出果子。” 随处可见的仙人掌,却有着顽强的生命力,即使在恶劣环境也能野蛮生长。 还有他写的绣球花。虽然开的灿烂,却也有遗憾的地方,不耐细看。 汪老堂房的小姑妈,喜欢绣球花。花开时,她会折几个大球插在白瓷花瓶里,摆在书桌上,然后在花下面写字。 然而,她婚后的生活却很不幸,被丈夫打。 如今,她已是个很胖的胖子,昔日花下写字的少女,已不在。 人亦如此,有得有失,有美好就会有遗憾,世事难以圆满。 还有海棠花,家里有一小屋,小屋里有一个小天井,靠墙的角落里种有一丛海棠花。没人打理,任风吹雨打,自生自灭。 母亲生病后,搬到了这个小屋隔离。母亲去世后,他记住了这丛海棠,在此之后,只要看到海棠,就会想到母亲。 海棠花,他对母亲的思念。 还有梧桐,梧桐叶落时,捡一些放进书包。在砚台上注上水,然后用梧桐叶柄来磨墨,还可以写字。 这是汪老童年的美好回忆。 一花一草,早已成了汪老的精神寄托,温暖了他的生活,也温暖了他所有的岁月。 岁月无情,草木有情。种颗花吧,多年以后回想起来,它也会温暖你的岁月。 、生活纷杂,静坐养性 在汪老外祖父的家中,悬挂着一副字,上面写着:“无事此静坐。” 小时候的汪老,便会拿上一本书,在这里一座就是半天。 他说, “静,是一种气质,也是一种修养。 静,不是一味地孤寂,不问世事。” 静不是找一个安静的地方不问世事,也不是把自己关在角落里不理孤独一人。 而是静下来,不受外界干扰,认真做一件事。 然而,现在的人却很少能静下来做点事了,遇事浮躁,做事容易冲动,这样做的结果就是,很难成事。 想到了林清玄。 有朋友问他,“什么样的生活最好?” 他回答说:“无事最可贵,” 朋友又问:“那为何还要忙着写作、读书、演讲呢?” 林清玄把茶倒满,说:“能够坐下来,没有任何打扰地喝杯茶,真是人生最幸福的事呀!” 朋友也终于明白了林清玄所说的“无事最可贵”。 无事,并不是不做事,而是做事时没有牵挂,也没有突如其来的事打乱当下的节奏,而是能够静下心来认真去做一件事。 若无闲事挂心头,便是人间好时节。 生活纷杂,保持一颗平静的心,不为世事所扰。 岁月无情,祈难老 作家黎戈曾说过, “生命前方,是无尽的衰老,我们笔直地跌落进去,别无选择。” 衰老,是每个人的毕竟过程,无人能避免。 但我们可以像汪老一样,祈难老。用汪老的话说,就是希望衰老缓慢一点,从容一点。 为此,汪老建议,要想难老,首先要旷达一点,不要太把老当一回事。 生老病死,乃是自然规律,没有人能逃脱。与其担惊受怕,不如顺其自然,坦然接受。 其次是,对名利得失看淡一些。 汪老60岁时,被人称为作家。70岁时,又被称为老作家、著名作家。 然而,他并没有感到荣幸,反而觉得是种累赘。比起被人带上高帽子,他情愿安安静静地写作。这样还能多活几年。 太过于在乎得失名利,只会让人活得更累,不如看淡一点,自在逍遥。 最后,也是最重要的,要工作。 汪老说:“饱食终日,无所事事,是最难受的。” 人无论处于什么年龄段,都不能太闲,如果整日里除了吃睡,不干其他事,就会生出许多想法。 70多岁的汪老,几乎每天都会写一点,尽管精力已大不如从前,且写起长篇小说来也力不从心。只能写一些短篇小说,和散文。 岁月无情,它总是在催人老,大多人害怕衰老,其实是害怕人老之后要面对的孤独和死亡。 与其害怕,不如坦然接受,从容迎接它的到来。 沈离淮曾说,“我本是槐花院落闲散的人,满襟酒气。小池塘边跌坐看鱼,眉挑烟火过一生。” 闲时养花,看鱼,喝壶小酒,伴着烟火过一生,逍遥自在,人间值得。

标签美文

评论